苏宁转型难:农村电商成为新蓝海

[摘要]在苏宁的转型过程中,张近东给外界的感觉是偏执与顽固。
摘要

  [摘要]在苏宁的转型过程中,张近东给外界的感觉是偏执与顽固。

苏宁的密室逃脱

  自年初以来,苏宁云商的股价经过多轮波段上涨,昨日报收于12.81元,创下近期新高,较1月上涨了42%。

  这一方面得益于苏宁财报中的“盈利数字”,另一方面,用苏宁掌门人、董事长张近东在两会中的表态来形容则是,苏宁互联网转型的模式已经成熟。

  在苏宁转型互联网的五年中,张近东和他麾下苏宁经历的非议比比皆是,最新的规划是通过线上线下的同步发展,到2021年实现6800亿的销售额,年均开店200家。

  但美好蓝图的背后,苏宁却依然没有办法用财报来打消外界的疑惑。2021年苏宁业绩开始陷入徘徊增长期,2021年其净利润同比下降85%,2021年上半年出现了10年来的首亏,高达7.55亿元。

  2021年苏宁财报中高达8.61亿元的盈利数字看似增势头良好,但其中超过20亿元的净利润是通过左手倒右手的资本游戏获得,如果排除资本运作因素,苏宁去年净亏超过11亿元。

  庞大的亏损数字显示这家传统零售企业中转型互联网的先锋企业依然在不断流血。

  有业内人士认为,苏宁正在陷入密室,逃脱之路却仍然朦胧。

  转型难谈成功

  在苏宁的转型过程中,张近东给外界的感觉是偏执与顽固。

  在苏宁的计划中,到了2021年这家传统零售公司将成为万亿规模的零售公司,体系横跨家电、3C数码、图书音像、日用百货、酒店预订、在线机票销售、金融产品等,几乎包括了消费者的所有生活领域。

  这份宏伟计划开始于2021年,那正是传统零售行业和传统电商如日中天的时代,当时的张近东却表示中国未来的零售业将是线上线下融合的O2O模式,据此,苏宁的先发优势至少有两到三年。

  但这或许是苏宁这几年里唯一的好消息了。根据财报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苏宁营业利润同比下滑21.13%,此后的11个季度里苏宁都没有实现营业利润的同比正增长。2021年上半年,苏宁净利润同比下滑202.93%,出现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亏损额度为7.5亿元。

  根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的数据,截至2021年上半年,中国B2C网络零售市场,天猫排名第一,占57.4%份额;京东列第二,占据21.1%份额;苏宁易购位于第三,占3.6%份额。

  作为苏宁易购的直接竞争对手,天猫和京东2021年总成交额分别是7630亿元和2602亿元,而处于第二梯队的苏宁易购2021年总成交额是258亿元,分别是天猫的3.4%,京东的10%,从体量上来说,苏宁易购已经掉队。

  在增速上,苏宁易购2021年相对2021年仅增长18%,与先后赴美上市的天猫和京东差距甚远,甚至不敌苏宁直接竞争对手国美在线80%的增速。

  根据已经披露的数据显示苏宁易购SKU为800万,而京东已经达到4020万,整个苏宁云商的全年成交额已经不足京东一半。

  苏宁并非不努力,它是最早感知互联网并做出改变的企业,那么问题出在哪里?

  电商只是外套

  苏宁起家于空调业务,在上世纪90年代初,依靠人性化服务和更低的价格起家。有业内人士表示,这几年的疯狂发展后演化为后来横扫中国商业零售的“苏宁模式”:

  •在黄金位置开设家电专业门店,形成区域内的渠道垄断;

  •然后通过渠道垄断反过来“吃”上游供应商,获取高额的后台毛利,更为重要的是,通过延长供应商的回款周期,形成巨量的现金流;

  •利用此现金流再大量开店,直至在一市、一省甚至全国形成垄断性的门店终端体系,最终形成对消费者和供应商的控制;

  随着规模的快速扩张,苏宁开始形成庞大的资金优势,利用资金进行各种投资,苏宁获取了远超主业的利益。

  但在几乎同样模式的电商领域,苏宁却没有取得成功。这是因为店商时代打的是阵地战,拼的是地面销售团队和店铺选址。在这方面,正在成长中的国内中小家电企业没有太多的选择。

  电商时代摧毁了这一切,家电厂商通过电商平台绕过所有的分销商和批发商和消费者建立更直接的联系。

  一位不愿具名的家电厂商人士认为,苏宁电商还停留在苏宁的电子版模式,无论业务模式还是与厂商的合作模式,依然是以线下的思维和方式在运作线上,苏宁易购只是苏宁线下体系的线上延伸,但又失去了其在店商时代拥有的对厂商的绝对控制力。

  但这个零售行业的骄傲头羊并未就此退出,在苏宁方面看来仍有两大法宝尚未祭出。

  线下渠道重新成为一大王牌

  尽管苏宁在连续亏损,但依然拥有18万员工和1600家门店,作为商业综合体,具备相当的战略纵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