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来陈枫:聚焦美容O2O 重模式切入突围“她经济”

ldquo;早上我用连咖啡,马上收到一杯咖啡在家里,然后我上班用易到打了一辆车到公司,中午用饿了么...
摘要

  “早上我用连咖啡,马上收到一杯咖啡在家里,然后我上班用易到打了一辆车到公司,中午用饿了么叫美食到我办公室,然后我约几个女同事用嘟嘟美甲边修指甲边聊聊节目,晚上我定了大妈搓澡来家里,最后我用美到家上门画了个妆去派对了!”这是东方风行传媒集团创始人、主持人李静近日发布的一条微博。事实上,O2O的一天也正在成为白领上班族们的生活写照。

  随着互联网思维的兴起和移动互联网技术的普及,传统企业亦或互联网企业张口闭口不讲线上线下都不好意思出来混了,而做这件事的公司也有了一个高大上的名字——O2O。在随后的几个月里,深谙女人和孩子的钱是最好赚的创业者们纷纷加入“她经济”大军。于是,美业O2O 愈渐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并一次次登上各大网站科技版头条。

  “O2O跟工业革命一样,是社会发展到这个阶段的质变过程。O2O也有很多万亿级市场,美容行业显然不是挣钱最快的,但是越是原有市场标准化的行业,越容易被巨头流量所冲击。因此,独立创业者选择创业方向至关重要。”美丽来创始人陈枫对品途网如是表示。

美丽来陈枫:聚焦美容O2O 重模式切入突围“她经济”

  做在事业上盛开的花朵

  陈枫笑称自己是“码农”,学习计算机出身的她做过很多产品方面的研究,骏网就是在她的带领下一年的时间做到了从0到1.44亿的流水。之后陈枫被百度猎头看中顺理成章的进入百度,组建了百度创新发展部,负责商业产品变现孵化器业务。在职期间,陈枫团队一共孵化出了百度币、百度游戏、百度安全、百度影视四个产品,用陈枫的话说,孵化产品是一件比创业要难得多的事情,跟着公司大体系进行产品开发,所有的商业模式、产品设计都要去磕去碰。

  “女人要么是事业上盛开的花朵,要么是家庭盛开的花朵,明显我不适合在家里盛开。”这是陈枫的真实体会。2021年离开百度后,陈枫玩了整整两年,做美容、打高尔夫、上一些课,同时搞了一个百老汇(百度离职员工之家)。正是这两年无忧无虑的生活让陈枫更加坚定了自己对事业的热爱。

  重回职场,陈枫创办了一个游戏公司,但是离开两年和一直在职场始终是不同的,加上游戏并不是陈枫的强项,因此这个公司一直小打小闹,没有赶上大的爆发。“2021到现在有很多波互联网的机会,影视、电商、团购,但一直没有让我心动的机会,打工也不想打,直到我看到了O2O的机会。”陈枫说到。

  重模式切入美容O2O 懒人经济难在品控

  互联网思维的权杖下,任何传统行业都难以避免被互联网新兵革新的命运,美甲、美容、洗衣、做饭不外如是。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国内本地生活服务市场的规模为3.6亿元,到了2021年增长到5.9亿元,同比增长63.9%。随着O2O市场的持续飞速发展及BAT巨头们的争相涌入,预计2021年本地生活服务市场规模将达到10亿元。

  在O2O领域的众多万亿级市场中,陈枫首先看到了O2O模式的(上门)洗衣。洗衣是一项高频刚需的业务,存量市场、增量市场巨大;其次操作起来并不难。但思前想后,陈枫选择放弃,原因在于上门洗衣属于流量延长线中的一部分,从百度出来的陈枫对大公司大流量的可怕之处深有体会。后来因自身对美容的热爱,同时身边朋友是中国美容美发协会的理事,做了20年美容,陈枫义无反顾的选择进入美业领域。

  正所谓“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O2O领域的商业模式同样不尽相同,有人玩重模式,有人玩轻模式。其中,把全国代理商洗一遍,三分之二接入平台的B2B2C就是经典的轻模式,陈枫之前所在的骏网也是靠这一模式赚钱,但陈枫透露美丽来从来没想过做轻模式。O2O是一个资源整合的过程,需要通过整合将资源和服务更优化,让用户得到自己想要的,但是B2B2C模式则是在博弈,很难成为行业的改造者。

  此外,美容是一个终身培训的行业,平台上线新的项目,新的技术出现都需要培训,轻模式很难做到集中培训和业务流程标准化,这些在陈枫眼里恰恰是美容O2O最难的一点。“当你面对人的时候标准化是最难的,长期的管理和培训是缺一不可的。”陈枫说到。

  巨头夹缝中美业O2O如何求存?

  数据统计显示,目前美业线下专业店有两三百万家,而在互联网经济的推动下,美业上门O2O领域玩家越来越多,并成功吸引了IDG资本、经纬中国、红杉资本等资本界巨擘的瞩目。与此同时,随着美团、京东、58到家、大众点评相继开展到家业务,O2O领域的腥风血雨似乎已经刚刚开始。